当前位置:主页 > 免费小说 >

“冷”与“暖”的独特组合——纳兰性德词心探微(浣溪沙纳兰性德残雪凝辉冷画屏赏析)

admin ownlove.cn 2021-03-30 10:47:10

清代著名词人纳兰性德的生平行迹颇多奇特的矛盾现象,纳兰的好友梁佩兰在哀悼他的《祭文》中云:“呜呼,四时之气,秋为最悲。公本春人,而多秋思。”嘉庆间词人杨芳灿《纳兰词序》说:“其词则哀怨骚屑类憔悴失职者之所为。”纳兰的挚友张纯修《饮水诗词集序》云:“此卷得之梁汾手授,其诗之超逸词之隽婉,世所共知。而其所以为诗词者,依然容若自言: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而已。”

“冷”与“暖”的独特组合——纳兰性德词心探微(浣溪沙纳兰性德残雪凝辉冷画屏赏析)

以“冷暖”概括了纳兰词心,纳兰心性与处境的矛盾使得其人其词具有独特魅力。“冷”与“暖”的独特组合不仅是纳兰的心性特点,由此出发,也可以探得《饮水词》词心深婉之处。

“冷”与“暖”的独特组合——纳兰性德词心探微(浣溪沙纳兰性德残雪凝辉冷画屏赏析)

“冷”与“暖”的独特组合——纳兰性德词心探微(浣溪沙纳兰性德残雪凝辉冷画屏赏析)

一、“冷暖”结合的心性对纳兰为人为词最精确的诠释见于顾贞观的文字。顾贞观为纳兰所作的《祭文》云:

“冷”与“暖”的独特组合——纳兰性德词心探微(浣溪沙纳兰性德残雪凝辉冷画屏赏析)

“人见其探科名,擅文誉,少长华阀,出入禁御,无俟从容政事之堂,翱翔著作之署,固已气振夫寒儒,抑且身膺夫异数矣。而安知吾哥所欲试之才,百不一展;所欲建之业,百不一副;所欲遂之愿,百不一酬;所欲言之情,百不一吐?实造物之有斯乎斯人,而并尤由毕达之于君父者也。”

“冷”与“暖”的独特组合——纳兰性德词心探微(浣溪沙纳兰性德残雪凝辉冷画屏赏析)

在一般人眼里,纳兰身处富贵、官居清要;作为纳兰的知己,顾贞观则认为纳兰生平抱负心愿多所未展,人生充满缺憾。顾贞观所言的遗憾,应当不仅由纳兰的早逝引起,还包括对他灵心善感的气质、冷暖结合的心性的理解。

“冷”与“暖”的独特组合——纳兰性德词心探微(浣溪沙纳兰性德残雪凝辉冷画屏赏析)

纳兰以“奇”、“狂”、“落拓”、“疏牖”作为自我评价,体现了他不随流俗、清高自持的个性。如:

“冷”与“暖”的独特组合——纳兰性德词心探微(浣溪沙纳兰性德残雪凝辉冷画屏赏析)

“吾本落拓人,无为自拘束。”(《拟古四十首》)“仆亦本狂士,富贵鸿毛轻。”(《野鹤吟赠友》)“鄙性爱闲,近苦鹿鹿。东华软红尘,只应埋没慧男子锦心绣肠,仆本疏慷,那能堪此!”(《致张见阳札》)

纳兰的狂放个性体现在他的接人待物上。他所交者多“狂士”。严绳孙、秦松龄《祭文》云:

“兄于朋友,非世间情入或谓狂,兄爱其真。入或谓冷,兄赏其清。”姜宸英《祭文》云:“我常箕踞,对客欠伸。兄不余傲,知我任真。我时谩骂,尤问高爵。兄不余狂,知余疾恶。”

这里都提到了纳兰对“翁热趋和者”与“软热人”——趋炎附势、阿谀无骨之人的憎恶,而对不肯偕俗、意气相投的“寒士”纳兰则倾心工之交。对“热”者“冷”,对“冷”者“热”,这也正是纳兰奇特狂放个性的表现。

纳兰的狂放个性还体现在他特立独行的词学追求上,亦表现为冷暖两面。纳兰《与梁药亭书》不满《词综》选词太泛,邀请梁药亭来京共操选政《虞美人》词也是此意。词与信可以相互参看,作于康熙二十三年秋,也即纳兰去世前一年。其中显示了填词与选词的高度热忱,可谓纳兰一生词学思想的总结与集中表达。《与梁药亭书》云:

……近得朱锡翌(词综》一选,可称善本。闻锡窀所收词集凡百六十余种,网罗之博,鉴别之精,真不易及。然愚意以为吾人选书,不必务博,专取精诣杰出之彦,尽其所长,使其精神凤致,涌现于褚墨之间。

……仆意欲有选,如北宋之周清真、苏子瞻、晏叔原、张子野、柳耆卿、,秦少游、贺方回,南宋之姜尧章、辛幼安、史邦卿、高宾王、程钜夫、陆务观、吴君特、王圣与、张叔夏诸人,多取其词,汇为一集。余则取其词之至妙者附之,不必人人有见也。不知足下乐与我同事否?有暇及此否?处雀喧鸠闹之场而肯为此冷淡生活,亦韵事也,望之望之。

朱彝尊的《词综》在初刻之后,取得了很大反响,纳兰虽肯定其成就,但并不盲目追随,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与选词标准,即“不必务博,专取精诣杰出之彦,尽其所长”,展现其精神风致。从纳兰开列的选词名单上,可以看出他并不偏于一家一派,各种风格的词人都得以入选。由此可见纳兰在词学上的独辟蹊径,不随人后。

再如《虞美人》云:

凭君料理花间课,莫负当初我。眼看鸡犬上天梯,黄九自招秦七共泥犁。瘦狂哪似痴肥好?判任痴肥笑:笑他多病与长贫,不及诸公衮衮向凤尘。

严迪昌先生的评点极为精辟:“瘦狂,喻超迈有性情有骨力,痴肥则冗沓平庸。”

“瘦狂”,是冷;“痴肥”,是热。由此我们可见看出纳竺为人摒弃趋炎附势,崇尚清高自守,趋“冷“避 “热”;在学术上不惧“小道”之嘲笑,甘于冷淡,弃“热”从“冷”。“处雀喧鸠闹之场而肯为此冷淡生活”,以一颗“热心”、“暖心”去从事并非热门的词学研究,并且自我树贮不盲目追随流行观念。词的创作、研究与纳兰心性最为契合,最大程度地实践了他的人生追求与理想。

纳兰冷暖结合的心性还与古代文人推崇的“冰雪之气”相契合。张岱高度赞扬“冰雪之气”,这是为人为文的有意追求,即为人的清高自持、不随流俗,为文的独辟蹊径、澡雪精神。由此看来,纳兰为人为文,亦可谓深具冰雪之气。保持冰雪之气,才能以满腔真诚从事创作,真正具有一颗“暖”心,冷暖相反相成,构筑别具美感的心性与词心。

二、冷暖结合的词心纳兰词中,对“冷”与“暖”有极多的表达。“冷”与“暖”的组合构成纳兰独特的情感体验与人生体悟,也是纳兰词独具魅力的所在。

与“冷”近似的有“凉”、“寒”、“冰”、“冻”等,据统计,纳兰词中“冷”的意象组合与词语众多,有:冷淡、冷清清、冷眼、冷雨、冷月、冷烟、冰轮、冷画屏、冷香、冷红、衾冷、露冷、关塞冷、轻寒、新寒、春寒、晓寒、峭寒等:

冷清清:无穷山色,无边往事,一例冷清清。(《太常引自题小照》)

冷眼:花丛冷眼,自惜寻春来较晚。(《减字木兰花》)

冷雨:半世浮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山花子》)

冷月:寂寞鱼灯,天寿山头冷月横。(《采桑子》)

冰轮:碧海年年,试问取、冰轮为谁圆缺。(《琵琶仙中秋》)

冷香:羁栖良苦。算未抵空房,冷香啼曙。(《台城路》)

冷红:今夜冷红溆浦,鸳鸯栖向何处。(《河渎神》)

关塞冷:秋雨秋花关塞冷,且般勤、好作加餐计。(《全缕曲寄梁汾》)

新寒:新寒中酒敲窗雨,残香细袅秋情绪。(《菩萨蛮》)

春寒:是梨花欲谢,绣被春寒今夜。(《昭君怨》)

晓寒:帘外五更风,消受晓寒时节。(《好事近》)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冷”在纳兰笔下,大致有三个层面的涵义:

一是凄凉人生的体验。纳兰的内心世界时常承受着“冷”的侵袭,以此观物,,周围世界也打上了一层冷的色彩。凡“冷月”、“冷烟”、“冷风”、“寒雨”等等,皆是作者心绪的外在呈现。纳兰词中的“冷”,源自于先天的对宇宙人生的悲凉感悟,又由千羁旅塞外、思念亲人,最后加上亡妻之痛,逐步加深,成为挥之不去的心灵要素,呈现于笔端。其中,“轻寒”、“新寒”乃纳兰独特的人生体验,多是写初秋之寒,天气由热到凉到冷的转变也暗喻人生由欢乐到悲哀的转变。

二是清高自持之意。纳兰词中,“冷眼”与“冷笑”皆别具一番意味。二者均见于纳兰的赠友词。“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冷笑”,是对趋炎附势者的嘲笑与对顾贞观高才不遇的宽慰。“冷眼”意思接近。“且随缘、去住尤心,冷眼华亭鹤唳。”纳兰听任缘分,顺应自然,陆机华亭鹤唳之想仍然是得失心所驱,未透悟人生,纳兰投以“冷眼”。这都揭示出他不随流俗的清高人品。另一处“花丛冷眼”,化用元稹”取次花丛懒回顾”,表示对所恋者的钟情,而程度更深。眼冷心热,别具匠心。

三是冰清玉洁之情。“冰轮”与“冷香”乃是纳兰偏爱的意象。冰轮指月,纳兰在悼亡伤逝词篇中,往往出现“月”意象。“冰轮”又有别于普通的月意象,它象征着感情的纯沽无瑕与圆满。“冷香”,也不同于绚烂的春花的暖香,而是秋冬季节的菊花、梅花之香。纳兰欣赏它们的“别样幽芬”,突出其幽独不凡的韵致与标格。《减字木兰花》咏梅一词具有代表性:从教铁石,每见花开成惜惜。泪点难消,滴损苍烟玉一条。怜伊太冷,添个纸窗疏竹影。记取相思,环佩归来月上时。

梅花开在春前,又在春风春雨中凋谢。词人赞叹她冰清玉洁的品格,但又怜惜她的孤独冷落,因而关上纸窗,让窗纸映现竹影以相伴。梅之品格,既高沽,又孤冷。以之喻人,则是既欣赏又怜惜的情感;以之自喻,是既自赏又自伤。

由此可见,纳兰词中,“冷”出现的频率相当高,冷组成的意象也很多,“冷”为构筑纳兰词境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其内涵则十分丰富。

纳兰词中,不仅有“冷”的叙写,还描写了冷暖相交之感受。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所说:“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中,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纳兰词即是如此,它一方面至悄至性,细致入微;另一方面有对人生的超前过人领悟。可谓既有生气,又有高致。“冷”与“暖”既是最直观的季节感受,又包含着世态人心最丰富的体验。

“冷”“暖”相交——

记否轻纨小扇,又几番凉热。(《琵琶仙中秋》)

惜别江淹容易瘦,更著轻寒轻暖。(《金缕曲》)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蝶恋花》)

记取暖香如梦,耐他一晌寒严。(《清平乐》)

丈夫未肯因人热。……马迹车尘忙未了,任西风,吹冷长安月。(《金缕曲慰西溟》)

雄丽却高寒。(《梦江南》)

收取闲心冷处浓,舞裙犹忆拓枝红。(《浣溪沙庚申除夜》)

“冷”与“暖”相反相成,前无古人,是对人生的高度概括,构成独特的纳兰词心。大致有这样几层涵义:

第一层,凄美的爱情体验。在纳兰有关爱情的词篇中,悼亡词占很大的比重。纳兰的爱情体验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痛苦的体验。但追忆之时,往昔的欢乐也会涌上心头,带来一丝慰藉。“几番凉热”、“轻寒轻暖”,都道出了甜蜜与痛苦错交织的爱情体验。《蝶恋花》中“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一语,最为感人。此为悼念亡妇之作。用《世说新语》中典故:“荀奉倩与妇至笃,冬月妇病热,乃出中庭,自取冷还,以身贵之。”这里用荀氏为妇驱热的典故,表达了一已无怨尤悔的执着与付出,是词人情痴之语。“冰雪”,本是苦寒之境,而“不辞”,足见词心之暖。“记取暖香如梦,耐他一晌寒严。”也是将“冷”与“暖”结合,写出的至情之语。词人在严寒的冬天独坐室内,渐觉寒气逼人,而爱情的温暖,足以抵挡那阵阵的寒冷。即使那仅仅是爱情的回忆与梦幻,也让词人眷恋不忘,珍藏在心。

“冷暧”结合,以冷衬暖,似冷实暖,构成纳兰词心的深细处。

第二层,世态炎凉之感受。在纳兰词中,“热”字有时与趋炎附势、追逐名利等世态炎凉联系在一起,“冷”与之相对应,表不清高孤冷。《金缕曲慰西淏》中“丈夫未肯因人热。……马迹车尘忙未了,任西风,吹冷长安月“云云,对姜宸英的落拓不遇表示同情,又表达了对浇薄世风下高才沦落的悲叹。物伤其类为人之常情,纳兰身处贵阀、官居清要,而能有此种情感,则非寻常人所能。

“冷暖”结合,形成对比。构成纳兰词心的独特处。

第三层,历史的沧桑感。纳兰扈从塞外的词并非单纯描写塞外风光,而是或融入相思之情,或融入历史的感悟。纳兰生于新朝,身为贵胄,但友人知己多与明代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其兴亡之感对纳兰也有所影响。因而其笔下,尤歌功颂德之辞,多感慨兴亡之调。《蝶恋花出塞》下片:“从前幽怨应无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一往情深深儿许,深山夕照深秋雨。”以深山夕照与深秋雨之清冷,写不能释怀的一往情深,苍茫的历史意识与深沉的人生感慨结合,耐人寻味。

综上所述,纳兰词通过“冷暖”的组合表达了他忧生忧世的人生感悟。纳兰词中有不少饱含深情的情痴之语,这也是他的一颗慧心产生的独特领悟。纳兰对人生的感悟是超前的,深刻的,他的忧生之嗟尤处不在:“夕阳何事近黄昏,不道人间犹有未招魂”、“我是人间惆怅客,旧君何事泪纵横”、“人间朝弈。看脑粉亭西,几堆尘土”、“人间空唱盯淋铃”、“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瘦断玉腰沾粉叶,人生那不相思绝”、“人生能几,总不如休惹、情条恨叶”、“天上人间俱怅望,经声佛火两凄迷”等。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纳兰对人生的悲剧性体验。时光流逝、羁旅行役、相思爱恋、生离死别等,凡此种种,都充满了悲苦怨恨,让人难以释怀。或“人间”,或“人生”,或“人间天上”,渗透了血泪交织的痛苦体验。纳兰常常用冷暖的组合来表达这种忧生之嗟。

“冷暖”体验的独特之处在于:

第一,只能自己独自休会,无人倾诉:“中坐波涛,眼前冷暖,多少人难语”,“绣屏浑不遮愁断,忽忽年华空冷暖”这-腔深郁之情是难为人道的。如同晏小山所感叹的“欲把相思说似谁寸戈情人不知”,李煜感叹的“人间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此为纳兰词心深厚处。

第二、自己的感受往往与外界的评判相悖:“金殿寒鸦,玉阶春草.就中冷暖和谁道。”“金殿”、“玉阶”,谁不艳羡,而“寒鸦”、“春草”.自有其向往之境,未必以金殿、玉阶为贵。其中自喻之意甚为明显。所谓“伤心人别有怀抱”,其中甘苦,正如佛语所云“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纳兰身处华阀,为常人艳羡,但他自己-方面不喜受人役使,“赏心应比驱驰好”;另-方面常年扈从奔波,感叹“人生何事细尘老”,不能与亲人朝夕相处。“冷暖”结合,互为映发,构成纳兰词心的敏锐处。

第三,这种体验是刻骨铭心的。在妻子去世后,纳兰“有发未全偕”,景况如僧,身处极冷之境,但仍是“情在不能醒”,难以超脱看淡,以一颗暧心对待人生。冷与暖的交错体验,让他更看重、留恋人间挚情。

综上所述,我们发现,“冷暖”组合的纳兰心性与词心在词史乃至文学史上占有独特而重要的地位。

Copyright © 2020 爱尚文学频道 / 沪ICP备09045199号-5/ sitemap

免费小说,小说网,在线阅读,文学作品,名人名言,小说下载,言情小说,网络小说,网络文学,女生频道

爱尚文学频道是一个优质的在线阅读网站,提供言情小说、仙侠奇缘、浪漫青春、悬疑推理、科幻空间、名人名著、游戏竞技等作品。免费阅读小说,最新章节速递,更多精彩尽在爱尚文学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