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名言 >

古人唱和诗词——诗人的文学交际(古人贺新年诗词)

admin ownlove.cn 2021-04-17 07:12:33

在中国诗歌史上,诗词唱和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且形式多样,各具特色。

古人唱和诗词——诗人的文学交际(古人贺新年诗词)

唱和诗词的基本特性是同题共作,由其形式可分:

联句(一首诗由两人或多人共同创作,每人一句或数句,联结成一篇)酬和(诗词应答)赓和(续用他人原韵或题意唱和)追和(根据前人所写诗或词的原韵或诗意而作)和答、分韵(作诗时先规定若干字为韵,各人分拈韵字,依韵作诗)和韵(包括依韵——同韵不同字,用韵——用原韵脚但不必按次序,次韵——与原诗韵序相同,也称步韵)等多种。唱和诗词对诗歌学习、交流与提高都大有裨益。 一、李白与杜甫李白与杜甫作为中国文坛双璧,自是惺惺相惜,相互间有多首念怀和酬唱之作存世。一次,两人从隐士范十家同返鲁城,李白口占一诗相谑,杜甫也回作笑骂,不过从唱和中后人倒是体会了仙、圣间相知之深。

《戏赠杜甫》 《赠李白》

饭颗山头逢杜甫, 秋来相顾尚飘蓬,

头戴笠子日卓午。 未就丹砂愧葛洪。

借问别来太瘦生, 痛饮狂歌空度日,

总为从前作诗苦。 飞扬跋扈为谁雄。

二、王维与裴迪诗佛王维晚年隐居长安郊区辋川别墅,与同住此地的田园诗人裴迪相善,时常同游并唱和,著名的《辋川集》二十首就是二人同题之作。

《辋川集》二十首录四

《华子冈》

王维 裴迪

飞鸟去不穷, 落日松风起,

连山复秋色。 还家草露晞。

上下华子冈, 云光侵履迹,

惆怅情何极。 山翠拂人衣。

《临湖亭》

轻舸迎上客, 当轩弥滉漾,

悠悠湖上来。 孤月正裴回。

当轩对尊酒, 谷口猿声发,

四面芙蓉开。 风传入户来。

《柳浪》

分行接绮树, 映池同一色,

倒影入清漪。 逐吹散如丝。

不学御沟上, 结阴既得地,

春风伤别离。 何谢陶家时。

《竹里馆》

独坐幽篁里, 来过竹里馆,

弹琴复长啸。 日与道相亲。

深林人不知, 出入唯山鸟,

明月来相照。 幽深无世人。

裴迪与杜甫也有唱和,遗憾的是,裴迪的诗友名气太大,自己的名字虽得以流传,而诗作却不能广播。

和裴迪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见寄

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

此时对雪遥相忆,送客逢春可自由。

幸不折来伤岁暮,若为看去乱乡愁。

江边一树垂垂发,朝夕催人自白头。

《全唐诗》中,裴迪存诗39首,无此诗的唱诗(裴迪作的《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搜罗全网,一无所见 ,诚为憾事。

三、柳宗元与刘禹锡柳宗元和刘禹锡是中唐文坛交相辉映的双子巨星,也是“永贞革新”的两位主将。共同的政治抱负,相似的坎坷运遇,使他们终生以道相得,以情相慰,以诗相勉,成为生死之交。永贞革新失败被贬十年后,两人同时奉诏回京,但因改革初衷不移,又同时再贬边缘州所,分别时互相赠诗明志。

《衡阳与梦得分路赠别》

柳宗元

十年憔悴到秦京,谁料翻为岭外行。

伏波故道风烟在,翁仲遗墟草树平。

直以慵疏招物议,休将文字占时名。

今朝不用临河别,垂泪千行便濯缨。

《再授连州至衡阳酬柳柳州赠别》

刘禹锡

去国十年同赴召,渡湘千里又分歧。

重临事异黄丞相,三黜名惭柳士师。

归目并随回雁尽,愁肠正遇断猿时。

桂江东过连山下,相望长吟有所思。

四、元稹与白居易作为中唐诗坛领军人物,元稹与白居易与的友情十分深厚,唱和也非常频繁,数量据白自己说有九百多首。不在一处时,常以竹筒贮诗递送,“竹筒递送”遂成诗坛佳话。后来他们分别被贬通州、江州,虽路途遥遥,仍频繁寄诗,酬唱不绝,开创了文学史上以长篇排律和次韵酬答为特点的“通江唱和”诗歌形式。

《舟中读元九诗》

白居易

把君诗卷灯前读,诗尽灯残天未明。

眼疼灭灯犹暗坐,逆风吹浪打船声。

《酬乐天舟泊夜读微之诗》

元稹

知君暗泊西江岸,读我闲诗欲到明。

今夜通州还不睡,满山风雨杜鹃声。

元白之间,还曾经有“千里神交,若合符契”的奇事。元奉派赴梓潼,白在京城与友游览慈恩寺(大雁塔),于花下小酌时写诗一首寄元稹。凑巧的是,元稹当时正好走到凉州褒城,而且也在同一时间里寄出了一首诗,梦中所见竟然与白的场景相同 。

《同李十一醉忆元九》

白居易

花时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当酒筹。

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凉州。

《梦游》

元稹

梦君同绕曲江头,也向慈恩院院游。

亭吏呼人排去马,所惊身在古梁州。

五、杜牧与张祜晚唐诗人盛名者莫为李商隐和杜牧,人称小李杜。李商隐对杜牧很推崇曾写诗赞之,但没有找到二人唱和,据说他们交集的并不多。杜牧倒是与民间诗人张祜,即“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一声何满子, 双泪落君前”的作者,吟咏唱和甚是相得。

《登池州九峰楼寄张祜》:

百感中来不自由,角声孤起夕阳楼。

碧山终日思无尽,芳草何年恨即休?

睫在眼前长不见,道非身外更何求。

谁人得似张公子,千首诗轻万户侯。

《酬杜使君九峰楼见寄》:

孤城高柳晓鸣鸦,风帘半钩清露华。

九峰聚翠宿危槛,一夜孤光悬冷沙。

出岸远晖帆欲落,入谿寒影雁差斜。

杜陵归去春应早,莫厌青山谢脁家。

六、皮日休与陆龟蒙皮陆是晚唐时人,以诗唱和,赓续了元白的唱和传统。

《鲁望春日,多寻野景,日休抱疾杜门,因有是寄》

皮日休

野侣相逢不待期,半缘幽事半缘诗。

乌纱任岸穿筋竹,白袷从披趁肉芝。

数卷蠹书棋处展,几升菰米钓前炊。

病中不用君相忆,折取山樱寄一枝。

《奉和袭美抱疾杜门见寄次韵》

陆龟蒙

虽失春城醉上期,下帷裁遍未裁诗。

因吟郢岸百亩蕙,欲采商崖三秀芝。

栖野鹤笼宽使织,施山僧饭别教炊。

但医沈约重瞳健,不怕江花不满枝。

七、苏轼与章质夫 苏东坡贬谪黄州时,其好友章质夫曾写《水龙吟》咏杨花一首,形神兼备、笔触细腻、轻灵生动,达到了相当高的艺术水平,因而倍受推崇盛传一时。苏东坡也很喜欢,并和词寄给章质夫,还特意告诉他不要给别人看。章质夫慧眼识珠,赞赏不已,也顾不得苏东坡嘱咐,赶快送给他人欣赏,才使得这首千古绝唱得以传世。

《水龙吟·杨花》

章质夫

燕忙莺懒芳残,正堤上柳花飘坠。轻飞乱舞,点画青林,全无才思。闲趁游丝,静临深院,日常门闭。傍珠帘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风扶起。

兰帐玉人睡觉,怪春衣雪沾琼缀。秀床渐满,香球无数,才圆却碎。时见蜂儿,仰沾轻粉,鱼吞池水。望章台路杳,金鞍游荡,有盈盈泪。

《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苏轼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八、秦观与黄庭坚秦观、黄庭坚同列苏门四学士,政治上与苏轼均属旧党,同被朝廷打压而贬谪边远地区。秦观被贬后写下一首《千秋岁》,表达了自己的伤感情绪,词作流传甚广,苏轼、晁补之等朋友均有和词。秦观去世后,黄庭坚在贬谪途中得见好友遗墨,追和一首以悼念故人。

《千秋岁》

秦观

水边沙外,城郭春寒退。花影乱,莺声碎。飘零疏酒盏,离别宽衣带。人不见,碧云暮合空相对。

忆昔西池会,鹓鹭同飞盖。携手处,今谁在?日边清梦断,镜里朱颜改。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

《千秋岁》

黄庭坚

苑边花外,记得同朝退。飞骑轧,鸣珂碎。齐歌云绕扇,赵舞风回带。严鼓断,杯盘狼籍犹相对。

洒泪谁能会?醉卧藤阴盖。人已去,词空在。兔园高宴悄,虎观英游改。重感慨,波涛万顷珠沉海。

九、贺铸与张元干贺铸,北宋词人。身高七尺、面色铁青、眉目耸拔,以至于又得一外号叫做“贺鬼头”,人称丑陋无比、雄狂无比,却又温柔无比。贺铸居姑苏横塘时,某日瞥一曼妙女郎姗姗而过,顿生爱慕,于是提笔写下一首《青玉案》,立马倾倒一大片,同代及后代知名词人纷纷跟风,次韵作和近30首。限于篇幅,仅录张元干一首。

《青玉案》

贺铸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青玉案》

张元干

序:贺方回所作,世间和韵者多矣。余经行松江,何啻百回,念欲下一转语,了无好怀。次来偶有得,当与吾宗椿老子载酒浩歌西湖山间,写我滞思,二公不可不入社也。

平生百绕垂虹路。看万顷、翻云去。山澹夕晖帆影度,菱歌风断,袜罗尘散,总是关情处。

少年陈迹今迟暮。走笔犹能醉时句。花底自成心暗许。旧家春事,觉来客恨,分付疏篷雨。

十、辛弃疾与姜夔辛弃疾与姜夔同是南宋词坛的两大巨匠,一以豪迈奔放著称,一以骚雅清劲享誉,分别开创了稼轩体和白石体,并不断被人称引和模仿。作为豪放派代表人物,辛弃疾的诗词中充满力图恢复、壮心不已的爱国主义情怀,因此博得一生浪迹山林,如野云孤飞的姜夔钦佩和敬仰,欣然酬唱,赞其为前身诸葛。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辛弃疾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永遇乐·次稼轩北固楼词韵》

姜夔

云隔迷楼,苔封很石,人向何处?数骑秋烟,一篙寒汐,千古空来去。使君心在,苍厓绿嶂,苦被北门留住。有尊中酒差可饮,大旗尽绣熊虎。

前身诸葛,来游此地,数语便酬三顾。楼外冥冥,江皋隐隐,认得征西路。中原生聚,神京耆老,南望长淮金鼓。问当时依依种柳,至今在否?

永遇乐:词牌名,又名“消息”,此调有平、仄两体。此体为双调一百零四字,上下片各十一句四仄韵。次韵:用原作之调、韵,并按照原作用韵次序进行创作,称为次韵。迷楼:楼名,隋炀帝建于扬州。与北固亭隔江相望。楼回环四合,工巧闳丽,自古无有。楼成之日,隋炀帝曰:“使真仙游其中,亦当自迷也,可目之曰迷楼。”很石:石名,在江苏镇江北固山甘露寺,形如伏羊。相传孙权刘备曾经于石头上论事。罗隐诗:“紫髯桑盖两沉吟,很石空存事莫寻。”人:指隋炀帝、孙权、刘备等人。骑(jì):一人一马。篙:撑船的竹竿。汐:晚潮。“使君”三句:是说辛弃疾喜欢田园生活,却苦于国事需要,镇守京口,不得遂愿隐居。使君:汉代对州郡的刺史的称呼,这里指辛弃疾。苍厓绿嶂:苍翠碧绿的山峦。厓:同“崖”。北门:指南宋北疆门户京口。“尊中酒”二句:《世说新语·捷悟》注引《南徐州记》载,徐州人多劲悍,号精兵,故桓温常曰:“京口酒可饮,箕了用,兵可使。”尊:酒器。差:略微。前身诸葛:以诸葛亮比辛弃疾。酬:酬答,报谢。三顾:指刘备的三顾茅庐。冥冥:昏暗不明的样子。皋(gāo):水边高地。隐隐:隐约不清晰。征西:桓温西征蜀地,得胜回到金陵后,进位为征西大将军。中原:这里指沦陷的北方地区。生聚:繁衍人口,积聚物力。神京:指北宋都城汴京。耆(qí)老:老人。耆,六十岁曰耆。“南望”句:是说盼望北伐。长淮:淮河,是南宋时宋金对峙的前线。金鼓:军中用器。金:即金钲,用以收兵,鼓用以进攻。白话译文

扬州城外云雾弥漫,很石四周已遍布苔藓,当年的英雄人物现在又去了哪里?只有秋烟中的征骑、寒潮中的船只,仍然年复一年地空自来去。他的心,已热爱上了青崖绿嶂的田园生活,却苦于被委派到京口这个北疆的门户,虽有樽中酒可供饮用,却仍需举起满绣着熊虎的大旗。

你是昔日的诸葛在世,到此一游,军事上寥寥数语便可得“三顾茅庐”般的赏识。而今扬州城外昏暗不明,江边隐约看不清,稼轩你却能辨认得清征西之路。中原地区民多财足,汴京的老人们,日夜南望盼望着你的北伐。稼轩啊,在这北伐的前夕,你在想什么?你是否想问那当年自己亲手种下的依依垂柳:而今,你可安好?

创作背景

嘉泰四年(1204年)辛弃疾曾言金必大乱,得韩侂胄喜欢,于是韩侂胄派遣辛弃疾知镇江府,谋划恢复之计。辛弃疾到了镇江,于秋间作《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词,姜夔遂作此词和之。

作品鉴赏

姜夔的《永遇乐》系为次和稼轩此篇原韵而作。辛词借登览怀古,寄寓个人献身复国的雄心,姜词呼应原韵,以古人古事激励抗金老将的御敌壮志,颂扬其爱国风节。

Copyright © 2020 爱尚文学频道 / 沪ICP备09045199号-5/ sitemap

免费小说,小说网,在线阅读,文学作品,名人名言,小说下载,言情小说,网络小说,网络文学,女生频道

爱尚文学频道是一个优质的在线阅读网站,提供言情小说、仙侠奇缘、浪漫青春、悬疑推理、科幻空间、名人名著、游戏竞技等作品。免费阅读小说,最新章节速递,更多精彩尽在爱尚文学频道